第536章 其实,我有个办法

拉开房门出去。

“妈妈!”

盛相思一低头,君君鼓着肉嘟嘟的腮帮子,委屈的看了看身后拉住她的许春。

“看嘛,我就说妈妈回来啦!许嫲嫲非说没有呢!都不让我敲门!”

“呵呵。”许春讪讪的赔着笑脸,“是许嫲嫲看错了,对不起啊,君宝。”

说着,松开手,“去找妈妈吧!”

“妈妈!”

盛相思抱起女儿,面对着许春不太好意思。

佣人们大概都知道他们回来了……

可他们一回来,就直奔房间,还锁上了门,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许春拦着君君不让她来找妈妈,是怕打扰了他们……

真是,羞死了!

“君宝。”

随后,傅寒江出来了,笑眯眯的朝君君伸出胳膊,“叔叔抱。”

“好哇!”君君身子一歪,扑到了他怀里。

正好,有佣人来问,“盛小姐,可以摆饭了么?”

“可以。”盛相思点点头,“我们这就下来。”

“好的。”盛相思睨了眼傅寒江,扭头走在了前面。

傅寒江浑然未觉,抱着君君跟在她身后。

一家人一起吃过饭,傅寒江还有公事要处理,盛相思陪着君君一起。

等他处理完事情,从楼上书房下来,却没在客厅里看到母女俩的身影。

许春笑着指了指客厅通往花园的玻璃门,“在那儿呢。”

“谢谢。”

傅寒江道了谢,迈步找了过去。

玻璃门通往花园,这个位置,正好对着花园里的一片人工湖。

人工湖做了循环水设计,靠近门口便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以及,母女俩咯咯的笑声。

傅寒江快走两步,看到母女俩蹲在人工湖边上,脑袋挨着脑袋。

“咳。”

傅寒江怕惊着她们,轻咳了声,提醒她们,他过来了。

而后,走近了,站在她们身后。

温声问道:“在做什么呢?”

“叔叔!”

君君站了起来,举起胖嘟嘟的小手,“妈妈给我做哨子呢!”

“是嘛?”

傅寒江看了眼,哨子?这好像是……桃核?

“我看看……”

抬起手,想要去拿君君手心里的桃核。

“这是我哒!”君君笑咯咯的一收手,小心的护在怀里。又指了指盛相思。

“妈妈还有,叔叔朝妈妈要!”

“这样啊……”

傅寒江抱起君君,蹲在了盛相思边上,抬手替她理了理滑落的鬓发。

“你这是在……?”

“看不懂?”盛相思抬头,给了他一个眼神。“喏……”

她把手里的桃核给他看了下。

桃核就是普通的桃核,是刚才她和君君的饭后水果。

这会儿,桃核的一面已经被她磨穿了,另一面也已经磨平了。

盛相思跟他解释,“等这面也磨穿了,把里面的仁给掏出来,洗干净,就是个哨子了,能吹响的。”

“这么棒?”傅寒江很捧场,做出惊讶的样子。

“?”盛相思睨了他一眼,“你小时候没玩过吗?”

“还真没……”傅寒江摇摇头,“我小时候,能有饭吃就不错了。”

对哦。

盛相思没再多说,继续磨手里的桃核。“好了……”

“妈妈!”

君君早就等不及了,“可以吹了吗?”

“还不行。”盛相思忙拦住她,“脏呢,得洗一洗。”

说着,站了起来,“我们进去洗洗干净!”

“好哇!”君君催着傅寒江,“叔叔,快快!”

“好嘞。”

回到里面,盛相思仔细把桃核洗干净了,教君君怎么吹,“呐,这样……”

吁!

清脆的哨声响起,君君高兴的睁大了眼睛,“哇!妈妈好棒!给我给我!”

“呐。”

盛相思递给她,叮嘱她,“但是晚上不能吹哦,会打扰到别人休息。”

“知道啦!”君君乖巧的点点头。

许春过来催了,“君宝,该洗澡睡觉啦。”

傅寒江亲了亲女儿的额头,“去吧。”

松开手,把君君交给了许春。

随后,盛相思朝着他弯唇一笑,抬抬下颌,“手伸出来,掌心摊开。”

“……”傅寒江依言照做。

接着,她把一枚桃核放在了他掌心,“喏,这是你的。”

“我也有么?”傅寒江挑了挑眉。

“是啊。”

盛相思笑着点头,指了指他手心的桃核,“你小时候不是没玩过吗?不过,你也是一样,晚上不要吹哦,会吵到别人。”

说着,走在了前面。

傅寒江垂眸,看看手里的桃核,手指弯曲,紧紧握住了。

“等等我!”

三两步追了上去。

两天后。

傅寒江复查。

盛相思是下了戏才赶过来的,他已经做完了检查,两个人一起去见的医生。

医生看完了报告,告诉他们。

“阴影没有继续扩大。”

盛相思没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不好说。”医生摇了摇头,“也许是控制住了,又或者,是病程本身的进展。”

说的这样模棱两可。

盛相思心头一沉,身侧,傅寒江悄声握住了她的手。

“二位别太着急。”

医生劝慰道,“总要有个过程,日常那些需要注意的方面,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治疗方面,药物再稍作调整。”

“好,麻烦了。”

出了诊室。

盛相思有些晃神。

傅寒江握着她的手,捏了捏。

“……”盛相思回过神来,挽着他的胳膊,千头万绪,话到嘴边,只有一句。

“别多想,听医生的,继续配合治疗就是了。”

“我知道。”傅寒江笑笑,“我有你,有君君……没时间多想。”

“嗯。”盛相思鼻尖泛酸,弯唇漾开抹笑,柔声道,“走吧。”

回去的路上。

傅寒江提起件事,“关于君君的身世……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

君君已经上了他的户籍,迟早是要让她知道的。

“这个……”盛相思蹙眉,有些犹豫,“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女儿从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该怎么跟她解释,爸爸和妈妈分开这么多年……爸爸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她那么小,能理解吗?”

这些,确实是问题。

傅寒江沉默着,思考了片刻,“其实,我有个办法,能让君君顺其自然的接受我,只是,需要你答应。”

盛相思讶然,“什么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